#她本名赢婳,是个21世纪在普通不过的黄金圣斗士,额,不,也不应该说普通,而原因就是她的工作——警界的金牌法医。

应届本省的高考状元赢婳,国民校花赢婳,各大媒体对这个传奇少女未来的去向做出了数十种推断,可录取结束后出来的结果却跌破了无数人的眼镜,不是清华,不是北大,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医生大学,法医学专业!

时下无数人扼腕叹息,一个美丽的生命,就这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,但在赢婳心里,这并没什么,她就是她,赢婳,她走的是自己的路,无所谓旁人如何评价,从事法医职业共四年,四年内,赢婳完成了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蜕变,从一个懵懂无知的新人成长为业内“凶名赫赫”的金牌法医,在她手中没有解决不了的疑难,没有她下不去手的部位,任你鲜血淋漓还是尸臭漫天,赢婳都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把它大卸八块。

终于,在最近的一起案子中,刑侦大队查破了一起团伙走私毒-品的大案,赢婳也因此叫凶犯的同伙记恨上,在下班的途中出了车祸。原本,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却没想到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秦紫菱等人的对话,紧接着一股陌生的记忆排山倒海地袭来。

没有惊慌失措,没有不可置信,这个时候赢婳内心里已经一手掐腰,一手指天,大喝一声:“谢谢啊!!”

不管怎么样,在赢婳的心中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,想法很狗腿,但却很实在。

不过,话说,这相府的二小姐也委实奇葩了些,按照赢婳接收的记忆来看,这二小姐不仅不傻,反而聪明得近乎妖孽,至于她为什么装傻,记忆中只隐隐的闪过一个模糊的片段,那是一个美丽的妇人,她抚着二小姐的头似乎柔声说了句:“我的儿,要活下去,一定要敛去芳华,活下去。”而二小姐的记忆中,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,再没有出现过。

看来,无论是二小姐还是那位美妇人,身上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,身为一名特殊职业者,这些年赢婳显然染上了些职业病,她想知道的,即便是挖地三尺也必然会把它掘出来不可,但眼下最重要的

赢婳撇了撇嘴打量了一下摇摇欲坠的茅草屋,填饱肚子,发家致富奔小康才是王道哇。

“小姐,小姐!”

被柳叶一阵轻唤,赢婳终于回了神。

“怎么了?”

柳叶咽了口吐沫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小姐,你,你真的认得奴婢了?”

闻言,赢婳的额角飞快地刷下三条黑线来:“我真的认得你,你是柳叶,从小就跟在我身边的丫鬟。”

话音一落,柳叶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:“呜呜,小姐,奴婢还以为,你的病一辈子都好不了了,呜呜,奴婢还以为你一辈子都认不得奴婢了,那群人总是趁奴婢不在欺负小姐,奴婢好担心啊,呜呜。”

赢婳心下一阵感动,柳叶跟在这具身体的主人身边也有十三年了,如今,柳叶都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,按说依着柳叶那股子伶俐劲儿早就可以寻个好主子去吃香的喝辣的,可她却十三年如一日地照顾着二小姐,没得一百二十分的忠心是做不来的。

“柳叶,你放心,如今我的病好了,只有咱们欺负别人的份儿,却再也不会叫旁人欺负了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