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“傻子,我叫你呢,你听见了没有!”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女子恶狠狠地朝着对面的少女丢了块石头,此女正是幽羽国当朝丞相最疼爱的小女儿秦紫菱。

丞相秦汉为官正派,亲民近民,在百姓中拥有极高的威望,秦丞相膝下三女一子,三个女儿无一不是倾城绝色,大小姐秦紫萱才华出众,被誉为幽羽国第一才女,三小姐秦紫菱娇俏可人是人尽皆知的美人儿,只是这二小姐空有美貌,却是个目不识丁的痴儿,说起来二小姐的名头倒是比其他两位小姐都响亮些,想来这幽羽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而眼下这位显然就是那传闻中痴傻的二小姐了。

只见她被尖锐的石头划破了额角,殷虹的血顺着她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颊上缓缓滑落,而她却恍若未觉般自顾自地呵呵傻笑。

“哼!傻子就是傻子,跟她说话她也听不懂,三小姐别为了这种废物动气,仔细着气坏了身子。”旁边的一个小丫鬟不屑地瞥了白衣少女一眼,转过头对着秦紫菱讨好的说道。

秦紫菱嫌恶地拿着锦帕擦了擦手随手朝着痴傻的二小姐一丢,趾高气昂的说道:“傻子,本小姐赏你了。”

见二小姐半天也不动一下,丫鬟红缨顿时就急了,狐假虎威地走到二小姐面前伸出手指用力地戳着她额角的伤口,恶狠狠地说道:“三小姐与你说话呢,你是聋子吗!”

二小姐被她戳得吃痛,蹙着眉一把扒开红缨的手,顿时,红缨柳眉一竖,反手便打了她一耳光,尖声道:“你个傻子竟敢还手,我打死你!”

说罢,咬牙切齿地将二小姐摁倒在地上拳脚相加,秦紫菱笑意盈盈地看着红缨毒打二小姐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,反而是愉悦的勾起唇角站在一旁欣赏。

约莫着过了半柱香的时间,红缨背后的衣衫都被汗浸透了,秦紫萱身子也乏了,恹恹地说道:“好了,我累了,先回去吧。”

闻言,红缨送了口气,用力地在二小姐腰上捏了一把才罢休,可她的手刚一拿开便感觉到了不对劲,被她摁倒在地上的二小姐已经失去了反抗,眼睛紧紧地闭着,俏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红缨咽了口吐沫颤颤地伸出食指往二小姐鼻尖一探,忽然,身子猛地一软瘫坐在了地上。

秦紫菱注意到了红缨的异色,不耐烦地喊道:“做什么呢,还不给我快点走!”

红缨惊恐地瞪大眸子,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。

秦紫菱柳眉一竖,娇叱道:“你聋了吗!敢不听本小姐的话,信不信我打死你!”

“三,三小姐,那个傻子,她,死了。”红缨带着哭腔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秦紫菱闻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,脚下一个趔趄猛地后退了两步,即使她平日里再不喜那个傻子,可却也没想过要杀了她,不为别的,只为她逐年为自己积累起来的大家闺秀的名声,盛京中各个府上的那些个妇人是顶好讲人闲话的,若是今日这事儿叫他人传了出去,自己和母亲怕是无法立足了。

一时间秦紫菱慌了,手足无措地直在原地打转儿,心道这可怎么办才好,她正值大好年华可不想为了一个傻子断送了前途。

忽然秦紫菱眼睛一亮,计上心头,只见她隔空指着吓傻了的红缨厉声斥道:“大胆红缨,你竟敢谋害二小姐,来人啊,把她给我抓起来!”

红缨一急,刚欲张口大声喊冤,可守在一旁的丫鬟蛾子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,一块烂布塞到她的口中叫她顿时住了声,红缨惯是个仗势欺人的主儿,在场的丫鬟哪个没被她趾高气昂的欺辱过,现下一见她失了势更是个个儿都上来踩两脚报了往日仇怨。

这厢红樱有口不能言,那厢却是任谁都没有注意到“已经死了”的二小姐指尖轻轻地颤了颤。

直到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