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她的身体她自己知道,之前就觉得在使用鬼术的时候,身体总会有些不听使唤,而且就算真的能够使用,也比以往要疲劳太多。现在想想,倒极有可能是因为两种术法之间的相互限制。

“谢了。”一句浅淡的开口之后,兰采薇嘱咐曲靖,“既然,你希望我是雪姬,那我便是雪姬。兰采薇已经死了,死在过度使用鬼术上,楚歌已经带走了她的尸体,所以,你眼前的人,只能是雪姬。”

她倒不是相信曲靖,只是希望他们的立场能够一致,哪怕只是为了不出卖。

曲靖点了点头,算是接受了兰采薇刚才的话语,又是微微一顿之后开口。“你可以安安稳稳地在平原国继续以雪姬的身份生活,直到你厌倦了为止。不过,我看那诸葛安似乎也看出了什么,他现在不知道,难道以后也不会察觉吗?”

诸葛安的确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,兰采薇皱了皱眉,一时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不过曲靖的开口,倒是提醒她一件事情。“你如此说,定然是有自己的打算,我倒是想听听,你有什么高见。”

曲靖若然不是想出什么办法,是断然不会如此开口的。她也想听听,他能有什么办法。

曲靖的确已经想好,便和兰采薇一阵耳语,兰采薇想了想,他的主意倒是不错,而且对自己而言,也没有什么损失,便点头同意了。却见得曲靖有些惴惴不安地看了自己一眼。

“怎么?”现在轮到兰采薇觉得奇怪了。

“这计划虽然不错,但是真的有些委屈你了。”曲靖犹豫了一会儿,总算是带着抱歉地对兰采薇开口说道。

兰采薇倒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她根本不觉得委屈,反倒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她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。他口中的委屈,可能是因为要失去某件东西,可是对她而言,那东西,真的一钱不值。

“我也不方便继续在这里出现,那就不打扰了。”曲靖看了看四周,又确定了一下周边环境,以确定的确没有旁人,这才是退了下去。

兰采薇目送曲靖离开。

瞧得院子似乎留下了刚才打斗的痕迹,便是连忙寻了东西,简单清扫了一番。她如此小心,只怕多少是因为心虚的关系。

她本就是无法入眠,和曲靖交谈结束之后,更是毫无睡意。只能带着貅斯去到院中散步,她还记得自己以前住着的地方,兜兜转转竟然转了回来,用了雪姬的身份之后,她便没有回到这里,而是去到雪姬居住的地方。

故地重游,她对这地方倒是有些感情。

貅斯已经变成了大狗的模样,它本就不喜欢自己侍卫的装扮,比起人形它还是跟喜欢现在的这幅样貌,起码更威风凛凛一些。兰采薇也没有拦着貅斯的意思。不过却见得凌鸢端着一盘水走了出来。瞧见他们两人,不由得微微皱眉。

“怎么?”那水微微有些猩红,看上去貌似沾染了鲜血。兰采薇瞧得清楚,却在开口之后有些后悔。雪姬一向云淡风轻,哪会刻意关心这种事情。

所幸凌鸢对雪姬并不是很了解,只是一边将水泼在地上,一边戒备地看了她一眼。她在这个时候来到这地方,分明别有打算。凌鸢虽然想不明白,但也知道需要小心防备。

“不过一些小伤,我想就不劳圣女大人操心了。”凌鸢轻描淡写的一句话。以前想着兰采薇和雪姬的关系,她还需要和她稍微客气客气,可是如今只剩了她一人,她没有必要和她打交道。

她很确定自己不会在雪姬的身上讨到便宜,那么就没有打交道的必要了。她可不想一直吃亏。

“你受伤了?”兰采薇皱眉,凌鸢看上去精神极好,气色也不错,倒不像是受伤了。不过倘若她没有受伤的话,那么受伤那人,就只能是诸葛安。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厉害。

微微摇头,有凌鸢照顾,她也可以省掉无谓的关心。

“是。”凌鸢有一瞬的停顿,而后才是点了点头,许是因为担心诸葛安受伤的事情被旁人知道,所以先揽在了自己的身上。他虽然是从大梁逃了出来,可却一身是伤,险些还赔了性命。

凌鸢不愿意说实话,兰采薇也没有勉强。倒是一旁的貅斯有些不大高兴,径直就朝侧殿闯了进去。那畜生的速度极快,等到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进到了房中。

凌鸢瞪了兰采薇一眼,她也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,这事情真的是貅斯一个人的意愿,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。凌鸢就是再不满,也不能将这过错算在自己的头上。不过看样子自己不进去,里面的事情就没有办法收拾。

她也很想知道,貅斯到底打算做什么?

两人一前一后地进到了侧殿,诸葛安躺在床榻上,脸色比之前苍白了不少,胸口还留有刚刚包扎过的痕迹,看样子是很重的刀伤。瞧得凌鸢带着兰采薇进来,他微微皱了皱眉,下意识取过一旁的衣服,遮掩住了伤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