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好不容易才打发了诸葛安,兰采薇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,从大殿走了出来,貅斯还守在一旁。凌鸢正在打量着他,瞧得兰采薇走出,这才退到了一旁,不过眼中还是有些疑惑。

“怎么?”兰采薇瞪了凌鸢一眼,比起诸葛安,她更需要防备着凌鸢。只是若然想要欺瞒,只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我在想,它既然是貅斯,怎么会如此听你的话。而且它是楚歌的神兽,没有道理将它留在这地方,独自离开。”之前见到貅斯的时候,她就觉得奇怪,以前是没有机会,想着不会和她再打交道,所以并未提及。不过现在既然诸葛安和曲靖之间有利益的关系,他们暂时也会在平原国住下,那么就有必要弄清楚其中的瓜葛。

兰采薇摇头,这个问题,倒真在她的想象之外。不过很快就堆出了淡淡的笑容,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我和晋王也算是有些交情,更何况貅斯是平原国供奉的神兽,本就应该留在这里,我求求楚歌,他自然愿意做个顺水人情。至于你说貅斯听我的话,它不是一直都同我很亲近吗?”

凌鸢咬住唇,好像,的确是这样。

可是,隐隐却又有些不对。

一旁的貅斯似乎对此要表示异议,兰采薇瞪了他一眼,拽着他就往前走,还扔下一句话给凌鸢,让她和诸葛安在平原国最好安分一些,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处坟墓。

凌鸢很生气她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,但是却又没有反驳的办法,他们现在人在屋檐下,的确需要安分一些。

她又等了许久,才等到诸葛安从里面走了出去。“皇上,我已经和大梁的探子取得了联系,阳朔已经回到了晋国,一同离开的,还有五万左右的大军。不过仍然有十万左右的兵力在城中驻扎,我们暂时只能按兵不动。”

阳朔的确已经将大梁攻克,但是却没有来得及完全肃清所有反对的势力,其中甚至于有很大一部分的兵权,还握在大梁旧臣的手中,诸葛安倘若打算翻盘,就定然会利用到这一点。

呆在平原国根本不是长久的办法,所以他才在等着一个合适的契机。

“我知道。”诸葛安点了点头,却是带着严肃地看了凌鸢一眼,“回国筹兵的事情,可以缓一缓。不过我倒是希望你可以暗中监视那个雪姬。我总觉得,她怕是藏了一个秘密。”

凌鸢答应了下来,就算诸葛安不特别叮嘱,她也是有如此打算。

雪姬和以前的确不大一样,但或许又是她对以前的雪姬不甚了解吧。

兰采薇带着貅斯,一路辗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她径直就栽倒在了床边,身上疲惫得厉害,看来之前鬼术使用过度,果然给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貅斯在一旁非常担心地看着她,她也只能对他摇了摇头。

“我先休息一会儿,你帮我跟着凌鸢,有什么异常,立刻同我说。”她现在最不放心的,就是凌鸢。而能够暂时指望到,只有貅斯。

只是,貅斯她真的可以信赖吗?

不过因为身上的疲惫,她只能先闭上了眼睛,至于其他的事情,倒是可以先搁置在一旁。

……

兰采薇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夜色凝重的时候了。貅斯大抵还在监视凌鸢,所以并不在身边。诺大的侧殿,只有她孤身一人。只能自己起身,闲庭信步地在院子里散步。因为刚刚结束战争,皇宫里还是一片狼藉,大部分的宫人已经从皇宫中逃离了出去,所以整个院子十分冷清,加之又是晚上的关系,所以看不到半个人影。兰采薇轻轻出了口气,这样的安静倒让她不安。

兰采薇轻哼了一声,却是将匕首握在手中,朝着某个方向指去,那里分明藏着什么人。

他是谁,又在窥视着什么?

下一刻的时候,那人影便到了兰采薇的面前,干脆打掉她手中的匕首。那人带着面具,不能瞧见容颜,不过单单从身手进行判断,应当是一等一的高手。兰采薇真不知道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盯上自己。

不过倒也不紧张,往后退了退,直接一把蛊虫就扔在黑影的身上,她平素就会带着这些东西傍身,鬼术虽然更为厉害,但是却受到诸多限制。这样看来,倒是蛊术更为方便。

哪想到,还未曾等到她开口念出咒语,那些蛊虫已经尽数从黑影的身上跌落下来,然后变成一滩血水,根本不能伤到黑影分毫。

兰采薇咬住唇,看来来人应当是平原国的人。雪姬之前同她说过,平原国的贵族,因为长期饲养蛊虫,身体会产生一种抗体,蛊虫接触的时候,就会因为触碰到某种介质,然后瞬间化成血水死亡。否则平原国人人会蛊术,只怕早就天下大乱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