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从小屋中走出,曲靖并没有在大殿停留,而是转向一旁的梁柱,他在梁柱上敲了敲,便听得稀稀拉拉的声音,身后的墙壁竟然从中裂开,里面藏了一个密道。兰采薇有些奇怪地打量了曲靖一眼。

“我可真没有想到,这里面竟然还别有洞天。”这大殿她也算是经常往来,可没有想到,竟然藏了一处密道。而且看石壁的新旧程度,应该已经修建有一段时日,只是曲靖一直没有同自己说起。

看来雪姬当初选择让他做平原国的君皇,也定然有一定的道理。

兰采薇冲着曲靖笑了笑,脸上带着几分玩味地开口。“我可真想不到,你这里倒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曲靖摇头笑了笑,这处密道知道的人仅有他和雪姬两人,并且就连修筑密道的工匠,都在密道完工之后被一一杀害,所以世上极为隐蔽。此番带兰采薇进来,倒不是因为对她绝对的信任,而是要说的事情的确非常严肃,而这无疑是最适合的地方。

“这地方,只有我和雪姬知道。”他一面说,一面将兰采薇往里面引,从此之后,知道这事情的人,还要再多上一个兰采薇。密室并不大,约莫也只能进去两个人,不过隔音效果倒是不错,而且将密室门一关上,外面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端倪。

“只要里面的人不触动机关出去,外面的人便永远没有办法进来。”曲靖又向兰采薇交代了一句。这才眼神变了变,引入到了要说的正题当中,兰采薇也是一本正经地望着他。猜测着曲靖到底要和自己说什么事情。

他兜了如此大的一个圈子,希望要说的事情,最好非常重要。

“楚歌已经听说我们成亲的事情,并且非常感兴趣。他让人捎了重礼前来,也让我们谁那人一道前往晋国进行朝拜册封。”曲靖捡着重要的事情,告诉给了兰采薇知道。兰采薇皱了皱眉,这事情自然在她的预料当中,但是为什么曲靖要选这么隐蔽的地方说事情呢?

不过瞧得他脸色有些不好,想来是因为朝拜册封的事情,这册封说得好听,实际上就是承认自己臣子的地位,曲靖做惯了高高在上的平原君,突然做了臣子,心里自然会很不舒服。而且以后平原国做每一件事情,都须得看晋国的脸色。

别说曲靖能够咽下这口气,他就是脾气再好,一旦成为了君皇,就不可能对这种事情全然不上心。

可曲靖却是摇了摇头,“我的问题我自己可以解决,我担心的是你。”

兰采薇一怔,有些不解地看了曲靖一眼。

曲靖吐了口气,似乎略带斟酌之后,才是开口说道。“其实来平原国送礼的使臣,正是之前攻破大梁国都的将军阳朔。我的探子回报,他之前在楚歌身边做暗卫的时候,和你总算是有些交情。”

阳朔?

兰采薇轻哼了一声,她之前还对阳朔忽明忽暗的态度觉得奇怪,甚至于以为他不怀好意。不过自从从兰君涵的口中知晓了事情的真相。她才知道阳朔对楚歌绝对忠心耿耿,因为他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是为了他好。想来自己那时什么都不知道,还规劝楚歌防范着阳朔,现在想来却如一个笑话一般。

那阳朔看自己,是否也如一个笑话呢?

不过却很快收了思绪,一本正经地看着曲靖,“我以前的确同阳朔有过交集,也算是有些联系。不过你倘若想要知道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,你大可以直接问我,不用在暗中安排什么眼线。”

虽知道他在自己身边一定留有眼线,但是她真的很讨厌这种被人窥伺的感觉。

纵然他不会因为这句话撤掉眼线,但起码会稍微顾忌一些。

曲靖却是微微摇头,知道兰采薇这东西抵触得厉害,不过他要说的重点并不在这里。“说是眼线,其实也是在暗中的保护,若然你不想要,依着兰小姐的本事,很容易就可以将他们丢掉。更何况,我想说的远不是这个。”

他又是顿了顿,这才继续往下说道。

“阳朔,见过雪姬。而且,不止一次。”曲靖一字一顿地说道,这才是最为棘手的问题,兰采薇虽然从外表和气质都可以同雪姬***不离十,但是对于过去的事情,却一无所知。

他怕,和阳朔接触的时候,会露出马脚。

兰采薇咬住唇,阳朔也见过雪姬吗?这倒是在她的预料之外。不过带着疑惑和戒备地看了曲靖一眼,“等等,我知道雪姬作为平原国的圣女,因为外交政治的关系,往往需要和一些大人物接触,像是之前的楚歌、兰君溪都是可以理解。但是阳朔充其量只是楚歌身边的暗卫,地位卑微,为什么还有接触雪姬的机会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