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兰采薇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,这几年,经历爱人背叛,朋友反目,不过幸运的是她利用别人的身份捡回来一条小命,可是,谁曾想,真想要瞒天过海,就遇见了自己的死对头-----诸葛安,这个曾经霸道地让她一辈子做他皇后的男人。真是冤家路窄,狭路相逢。

诸葛安看见他的第一秒便开口问着:“这位姑娘是?”

曲靖听得诸葛安的话,连忙开口介绍,“这位便是我之前一直同君皇说起过的圣女雪姬,倘若这次不是她,只怕我平原国还在水深火热当中,我也只能被囚在牢中,哪有重新披上黄袍的一日。”

曲靖一面开口,一面颇有些感慨,他能够重新做回平原君,的确是依赖到了兰采薇的关系。这一点,他并不忌讳告诉给任何人知道。

兰采薇看了曲靖一眼,虽然不愿意邀功,但是这事情的确和她有莫大的关系,也懒得解释,索性干脆地应承了下来。

“圣女雪姬?”诸葛安像是丢了魂魄一般,只是重复着刚才曲靖的话语,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,最后看了兰采薇一眼,话语中倒是带着一些浅浅的疑惑,“你长得很像一位故人。”

故人?

这个称呼,倒是有些让人诧异。兰采薇轻轻笑了笑,“你是说采薇吧,我的确长得和以前她一模一样。其实也不算是巧合,一切因果,皆有缘起。”她努力模仿着雪姬的口吻。

诸葛安的眼眸再一次暗淡了下去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。刚才凌鸢已经将事情的过往统统告诉给了他知道,兰采薇的尸体已经被楚歌带走,带回了晋国。那么眼前这个像极了她曾经模样的女子,便断然不可能是她。

那么他又是有多天真,才会错误地认错人?

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,会有一个人会那么和兰采薇相似,是那种相似到了骨子里的,不单单是外貌,甚至于包括气场,她刚才和自己针锋相对的语气,也和曾经的兰采薇一模一样。

可是,她应该不是她。

“是呀,你很像,我的皇后。”许久之后,诸葛安才是话语平静地开口,这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,也是无比艰难。兰采薇看到了诸葛安眼中的哀伤,可是在那样的哀伤面前,她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让诸葛安把自己当成一个死人也好。

只是,她不想自己以后的生活,仍旧要和诸葛安有那么多的交集。老实说他在平原国一日,她就得担心自己的身份被发现。诸葛安那么聪明,她雪姬的身份可以欺骗他一时,未必可以一直欺骗。

于是将身子缓缓转过去,目光停在曲靖的身上。“君皇,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应当说不应当说?”

圣女的位置,本就在君皇之上,再加上兰采薇此番立下了不朽的功劳,不过是说句话的要求,曲靖哪里可以拒绝,便是对兰采薇点了点头,示意她当然可以往下说。不过却在心中存了另外一种不安,他也想知道,兰采薇到底会对诸葛安说些什么。

得到了曲靖的同意,兰采薇将身子重新转了过去,停在诸葛安的身上。“眼下平原国虽然已经没有了威胁,但是仍然处在风口浪尖。我们既然已经决定要做晋国的从属,那么就不能接纳诸葛安,你应当知道,他和晋王,可一直有些瓜葛。而且没有了大梁的诸葛安,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处。”

倒不是她绝情,只是这地方,真的不适合诸葛安。

也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安全,也为诸葛安考虑,曲靖虽然口中说着要和他合作,但是谁知道他真正的打算。

虽然,曲靖一向没有什么城府和心机,但是谁知道他真正的模样会是如何?她在楚歌的身上吃过亏,便知道再也不能轻易相信到旁人。比起诸葛安这种一开始就知道是会吃人的狼,她更得小心曲靖这类温顺的绵羊,谁知道他会不会在某个时候,换了一副模样。

曲靖有些不高兴地看了兰采薇一眼,这事情她当然可以提出异议,但是万不应该当着诸葛安的面,不过知道雪姬性子一贯如此,所以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太多的意外。只是连忙同诸葛安解释。

“圣女说话一向如此,还请大梁君皇不要介怀。”

诸葛安摇头,现在人在屋檐下,他哪能说自己介怀。而且刚才兰采薇的话不无道理。甚至于还在提醒着他要小心曲靖的动机。不过微微皱眉,她也没有道理帮着自己。

凌鸢倒是往后退了退,仿佛并不关心他们的对话。

“我听说采薇生前,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贵国圣女,有些话我想单独同她聊聊,不知道平原君是否愿意行个方便?”刚才曲靖和兰采薇之间的对话,诸葛安的确听得一清二楚,可是所有重要的地方,兰采薇都一笔带过了,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些细节,所以也不顾唐突不唐突了。

曲靖看了诸葛安一眼,他的要求未免有些过分了吧。

关键是,他不知道,她会和他说些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