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回到了百剑宗后,不顾某些弟子的诧异,李鱼出那卷地级功法,分成了两半,分别放在了费章和陆一声的房间里。回来后又写了一封书信给了安静城的李家。

李鱼正思索着该如何行动,忽然传来一个声音“李鱼,果然是你!你回来就算了,不去清理垃圾,站在这里干嘛!”

李鱼抬头往窗外一看,看见两名二十来岁的男子,一位长得有点肥,长相那叫一个憨厚。不过此人却不憨厚,这三年来,没少借着油头让之前的李鱼干粗活累活。

另一个也算壮实,身高很高,长得嘛,粗眉粗眼,一脸凶相。那一脸凶相的大声吼了一句,“你果然没死,没死就出来去把厨余马桶等处理了,不知道老子这两个多月来帮你干了无数的活?这几天要进行宗门大清理,我们累的跟狗一样,你倒有闲情在这里坐着!”

李鱼开口道:“自己的活自己干去,我自己的活自然会干,那些个厨余马桶,本来就是你们的活,以前我不做,现在更不会去做。”

那胖子嘿嘿一笑,“啧啧,都成咸鱼了,还做着那翻身的梦呢?老老实实倒马桶去,老子心情好,就不叫杂役房的人群殴你,就你那身体,再怎么炼体也就普通炼气境的实力,就别做梦重塑丹田了。”

那高壮的也一脸嘲讽,“就是,一有空就爬上爬下,锻炼有个卵用?经得住我们群殴?许久不打,看来皮又痒了,告诉你个你不想听的消息,你那侍女已经被上层宗门带走了,你以为她还能护着你?”

李鱼笑了笑,“你就不怕她以后回来找你们麻烦?”

那胖子笑得得意,“别作青天白日梦了,以前人家没有出路跟着你这大少爷而已,现在得了那上层宗门长老的青垂,麻雀已经飞上枝头变凤凰,哪里还有空管你这破落户大少爷?”

“老老实实认命吧,不然老子可不客气了。打一顿就好,不然杂物房的七八个人一起来,你可得吃许多苦头。”

李鱼摇头笑了一下,“你们两个联合起来都打不过一个废了丹田的人,窝囊成这样,我看还不如直接把头埋马桶里了。”

“你找死!”那高壮的握住拳头,狠话放出来了,却是不敢冲进来。

李鱼啧啧道:“欺软怕硬,欺善怕恶,欺弱怕强,没有足够的人数你们两个窝囊废永远不敢上,还各种老子的喊,做人如此,我看不如不做了。”

两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却是真的不敢上。

这时五六个同样穿着杂役服饰的人走了过来,那胖子冷然喝道:“兄弟们,李鱼这厮又闹幺蛾子了,上啊!”

后面的几人嗷嗷着就冲上来,“靠,早想揍他了,消失两个多月,害我们多干了那么多活。”

“上,把他拉出来打了再说,那凌霜已经走了,此后大概也不会回来这下属宗门,都说这小子死了嘛,上,打个半死再说。”

“小子,你出来,我们不想打烂房间里面的东西。”

李鱼轻笑了一下,走了出去。

才出到院子,八个人嗷嗷的拿着扫把就往李鱼身上招呼,李鱼叹了口气,“同样是底层人物,为何就喜欢欺负更底层的人呢?人性本是如此吗?”

袖子一挥,八个人往后面砸去,或砸在地板上,或砸在树干上,或砸在石头上,各种在地上翻滚着哀嚎。

李鱼不理他们,转身要走回屋子。这时又有一个声音传来,“好大的威风,一招打败八个炼气期的高手,看来我这个杂物房总管得好好管制管制你。”

李鱼转头一看,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,一幅尖酸刻薄的嘴脸。

此人是这杂物部门的头,符氏父子的家奴,有着金丹的实力,符氏父子特意安排来给李鱼穿各种小鞋的。

李鱼看着他,“符总管这是要立威了?”

“哼,你小子就是欠揍!”说完这总管脚一蹬,飞到李鱼面前,一巴掌扇了下去。

“啪”一声传来还有一声哀嚎,众人只见那符总管身躯飞起,旋转了好几圈才砸到了地上。

所有人都懵了。

李鱼脚一踢,凌空又踢的那符总管飞到了墙上“噗”一声,砸破了一堵墙。

倒在地上符总管有点懵,不管嘴上留着的鲜血,怒喝道:“你找死!”飞起的同时拿出飞剑一剑劈下。

李鱼笑着摇了一下头,“你这是没摸清状况啊。”脚一蹬,身形飞去,快速接近那符总管,一脚抽出,“噗”一声,一脚踢在符总管下巴上,那符总管哀嚎着吐血,身形划过一道弧线掉到院子外面去了,众人只听到哀嚎的声音传回来。

其他杂物房的人互相看了看,都不敢说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