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一连几天,李鱼挖出了不少尸体和算是宝贝的法宝,抱着一堆刀枪棍剑回到海滩上,李鱼开始慢慢寻宝。

李鱼只挑有灵气的法宝,挑到最后,除了一把剑外,其他的都是戒指和玉佩。

李鱼率先对着剑下手,手一滑,血滴了上去,里面空间还挺大,就是东西都没了灵气。

主攻击的法宝就这样,里面的东西东倒西歪的,功法倒是有几卷,李鱼拿来看了看,感觉没什么特别的,普通功法而已,还没万剑宗下属宗门百剑宗的的功法强。

接着又查看了两个戒指,也没什么收获,功法都没,再后查看了玉佩“嗯,女人的法宝。”

里面好多衣服,各种各样的东西,都精致的狠,就是灵气嘛,都没了。

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密封得紧致的盒子,李鱼打开一看,灵气逼人!一支钗子。一朵不知名的花雕刻在上面,李鱼叹了一口气“你叫我这一大老爷们如何使用?”

李鱼把它再次收进盒子,这种盒子里面好似有阵法,看来是专门用来保存法宝的。

拿起最后一枚戒指,李鱼有股莫名的期待,也很简单,这枚戒指可是挖了一座小山才挖出来的。

滴了血后,李鱼一查看,有点被亮瞎眼的感觉,无数的灵石!还惊喜的发现有两卷天级功法,一卷火属性掌法和一卷水属性掌法,还有一卷地级极品功法。

手上的戒指灵气明显不足,李鱼拿出无数的灵石来给这戒指补足灵气。

当灵石只剩下一千来块的时候,李鱼轻叹了一口气,“这好像是一个极品仙器吧,需要耗费的灵石也太多了,都上百万了,好在这枚能隐藏气息的防御性戒指总算是灵气充足了,那些个真仙境以下的应该看不出我的修为吧?不管了,也该回去那百剑宗了,有些债,是时候问某些人还了!”

李鱼一边往百剑宗方向走,一边练功,练到适应手中长剑的重度,能幻化出三道翅膀虚影之后,周围许多山上的树叶都变黄了。

秋意已浓,一片萧杀,是杀人的好时节。

一片山林之内,万剑宗下属宗门,百剑宗的人正在围攻着一头五阶五彩蟒,那蛇巨大的身躯左右挪移,尾巴扫荡不已,直拍得树木断绝,泥土飞扬。

一个长相颇为英俊却有点阴柔的公子哥脚一蹬,挥出一道金光剑气的同时开口喊:“放剑阵,集体围攻它!它已经受伤,撑不了多久了!”

一个脸上有大痣的人跟着喊了起来,“谨遵公子号令,都摆起剑阵来了。”

一个微胖的身影跟着最快跟着那公子哥跃起,人在半空喊:“还不赶紧放剑雨。”

有人低声嘀咕,“这瘦猴子陆一声和那费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哪来的资格发号施令?”

有人一边出手一边道:“出剑吧,那两个马屁精,你能耐他们何?”

二十多个人纷纷飞近些许,手中飞剑全部飞了出去,颇为壮观的在五彩蟒头上集结,然后不但真剑下降,还有许多的剑雨无差别的向十几丈长的巨蟒轰然砸下“噗噗噗”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那巨蟒吃痛,尾巴甩的更急,嘶吼一声,吐出一口五彩毒气。

有些个弟子反应慢了些许,中了蛇毒,顿了一下,那蛇尾巴一甩,瞬间拍飞了五个人,“啊”的声音传了出来,五个人中,三个人死亡,两人重伤,身躯往几十米开外后退飞去。

眼看就要重重的撞到山体石壁上,两人的身形蓦然一缓,轻轻的撞在了山体上,两人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,不过不死已经是万幸,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多,拿出丹药吃下,坐下疗伤了。

那蛇甩飞了五个人,却被好几个人重重的用剑劈下,疼得它嘶吼着转身,朝出剑最重的公子哥撞去。

那公子哥本来一剑劈得那巨蟒头颅受伤,有点得意,却忽然觉得体内气机顿了一下,看着撞过来的巨蟒头颅,难免有点心惊。

仓促之间拍出一道气盾,顿破人飞,那公子哥嘴角流血,身形不由自主的往后飞去,眼看也要砸到山体之上,忽然背后一顿,那公子哥一喜。身形停下来后,转身开口道:“爹,你来了。”

来人约莫四十出头,保留着长胡子,长相儒雅,眼神却有点自负,他看了正在被其他人围攻的五彩蟒蛇,开口道:“化神境界的妖兽,能被这么多人围殴这么久而不死,果然不同凡响,不愧是五彩蟒。”

“爹,能收伏了当灵兽不?”

“难,不过我试试。”说完那中年人身形拔起,半空中朗声喝道:“百剑宗的弟子们,稍微退开些许;斩天灭地!”

有人跟着喊,“大长老来了,赶紧的一起出手啊,可不能让这巨蟒突围了去了。”

中年人一剑劈下,一道粗大的金虹剑罡对着那蛇当头劈下,那蛇嘶吼一声,被一剑劈得往地上砸去,卷起浓浓尘土,原本已经受伤的的头颅吃了这一记,伤口扩大三倍不止,鲜血淋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