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他能说不好吗?

他想要问她到底懂不懂C大是他的产业,到底懂不懂‘C大是他的产业’这话的意思。

这代表着在学校里面,他随时可以掌控她的行动,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在他的监视里面,她的……反正她的一切,他都……

她以前不是最讨厌被他监视的吗?

他想要将这些话都说给她听一遍,但是……他又不太想。

他想隐瞒着了。

“夜沉墨,对不起。”

乔茉一的眼泪掉了下来,在那个破旧的房子里面,她就欠他一句道歉。

“也谢谢你。”

她以前那么坏,对他永远是忤逆永远是疾言厉色,是怎么样子的情感才会让他在自己旧疾复发之后,将全部遗产都留给了她。

她真的很该死。

“谢什么?”

堂堂京都让人闻风丧胆的阔少,站在资本链顶端的夜二爷,这一刻莫名的有点慌。

怎么又哭了?

眼前这个向来单纯的小家伙,今天让他怎么都看**。

这又是谢谢又是对不起的,弄得好像在做最后的告别似得。

“反正你别想离开,你早就被卖给我了,户口都在我这里。”

乔茉一没有再说话,就这么紧紧的抱着他。

夜沉墨坐在那边,随着时间的流逝眉头皱的越来越紧。

屋子里面,香烟的味道越来越重,夜沉墨手中的那支烟也燃烧殆尽。

“别耍花招了,没用的。”

乔茉一抿了抿嘴巴,这夜沉墨真的是……

她有那么坏吗?

夜沉墨见她还不说话,蹙了一下眉头直接将她从自己的怀里面推了出去。

本想说些什么狠话,结果话到了嘴边绕了一圈,还是憋回去了。

伸手拿过一边的座机,按了个1之后很快被接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