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事不关心的人自然不会上当......”广仁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,继续说道:“如果是你亲眼看着吴勉杀了我,你会怎么样?”

火山立即回答道:“弟子一定会拼尽最后一口气,给师尊报仇......”

“这就是了......”广仁冲着赵庆欠了欠身之后,继续说道:“火山,去准备吧。大事就要发生了......”

沈辣家里的亲戚第二天下午到了邶京,孙德胜带着车前子去机场接机。沈辣的爷爷、三叔、三婶和爹妈到了,见到了小道士之后,八十多的老爷子对着他一阵猛夸:“我们家小辣子没少提他的三兄弟,说小车你怎么怎么好。就是脾气太爆了,我年轻那会脾气也不好,还点过车站。年纪大了就后悔......小车,你得跟着一起改改,有什么事情先说道理。他不听你再揍他......”

沈辣的爹在一旁打起了圆场,说道:“爹,你说什么呢......小车是吴主任的儿子,你别跟着瞎起主意。小车,你别听他的。八十多岁的人了,有点老糊涂......”

这父子俩说话的时候,沈辣的三叔就在一旁看着车前子。等着他们倆说完之后,三叔才凑了过来,微笑着对小道士说道:“别看我们家小辣子相貌好像挺稳重的,不过他的性子又犟又硬的。你们处哥们儿,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商量着来。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,看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份上,也别和他一般见识.......”

车前子对沈辣的亲戚们倒是客气的很,他打了个哈哈之后,说道:“我们哥仨,我年纪最小,老大老二都让着我。您老几位放心,看在你们的面子上,我也不能和辣子一般见识......”

“哈哈哈哈哈,老兄弟你又说错话了,是我们不和你一般见识。哪有弟弟那么说哥哥的?”孙德胜在一边岔开了话题,帮着他们提行李,抽空说道:“昨儿接电话的时候,还以为你们过年的时候才过来呢,怎么来的这么早?”

沈辣的爹说道:“这不是老爷子惦记孙媳妇嘛,想着年前过来看看。再说了,过年的时候也不知道那姑娘走不走亲戚,别因为我们,再耽误了人家孩子的事情。过来看一眼就行,我们看完了明天晚上就回去,再有两天就过年了,这过年还得在老家过,这是老规矩......”

说着,这一行人走到了停车场,孙德胜在这里安排了一辆商务车,上了车之后,沈辣的爷爷低声对着孙胖子说道:“大圣啊,咱们俩小辣子去哪办公了?前两天打电话的时候,还说都和你请好假了,要带着小赵回家过年。这不回家过年也就算了,怎么电话还打不通了.......”

“这不是突发事件嘛......”孙德胜苦笑了一声,随后继续说道:“按说我这都应该保密的,不过谁让咱们都是一家人呢?是这么回事,有个国家盘点,少了一颗核弹头,事情都捅到联合国去了。他们一商量,这事情太大了,靠着他们自己不行啊,得靠咱们帮忙。联合国大哥亲自点名,让咱们家辣子去处理。不是我说,别人信不过啊......”

老爷子毕竟年纪不小了,脑筋不灵光了。当着真事来听,连连点头,说道:“那是,那就得是我孙子才能办这个事.......你早这么说,我不就明白了吗?老大,老三两口子,你们都不兴外边乱说去。被给咱们俩小辣子招祸......那个国也是,怎么老少核弹头,不行也花俩钱雇几个看大门的......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