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那些明里暗里的目光,叶千栀一概当做不知道,她静坐在蒲团上,静静地发呆。

见她无聊,萧羡书还想过来跟她说说话,打发时间,只是他刚刚动一下,就被宋宴淮给叫走了。

面对他家明侯爷这个前夫,萧羡书是不喜到了极点,早知道大盛还有这么一个人在,当时他就不会同意让叶千栀跟着一起来,现在来都来了,避也避不开了,要知道,他就是现在安排叶千栀离开,这位宋大人怕是也不会放弃,会追到天圣。

男人看男人,那是极准的,哪怕叶千栀和宋宴淮一句话都没说,叶千栀面对宋宴淮的时候也是坦荡得不行,完全没有躲避他的目光,但是萧羡书却从宋宴淮的眼里看出了他对叶千栀的在意和情意。

“有事?”上午他进宫的时候,对于这个以一己之力掌控朝堂、大权在握的丞相,还是很有好感的,究其根本就在于,宋宴淮的能力让他佩服,可现在,他站在叶千栀的立场,看宋宴淮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甚至恨不得动手揍他一顿,给叶千栀出气。

“太子殿下远道而来,可有什么地方不习惯的?若是有不适的地方,尽管提出来,能满足的,我都尽量满足。”宋宴淮这一晚上心情可谓是跌宕起伏。

找寻了多年,大家一致认为早就不再人世的人出现了,他初初看到她时,是惊喜的,恨不得上前拉住她的手,诉说自己这几年来的思念,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行动,就对上了一双冷淡的眸子。

叶千栀的桃花眼,天生含情,哪怕她冷着脸,那也是极好看的,以前,这双眸子见到他的时候,眼里饱含着欢喜,可是这次对上这双熟悉的眼睛,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熟悉的影子。

她的眼里没有他了。

这个结果,宋宴淮无法承受。

“当真?”萧羡书蹙眉道:“既然宋大人这么说了,那孤就厚颜提要求了,孤不喜欢你盯着明侯爷看,你能不能别看她?”

“太子殿下,我和明侯爷......”昨儿天圣这边递上国书的时候,他就知道天圣的使团里,有个位高权重的女侯爷,宋宴淮从不歧视有实力的女子,只要是依靠自己的本事得来的,他不仅不歧视,还非常欣赏,甚至在不少老顽固们抨击明侯爷的时候,他还帮着说了几句公道话。

不少老顽固觉得天圣那个国家还真是不讲究,封一个女人当侯爷就算了,居然还让她出使别国,那不是丢人丢到别人家地盘去了么?

可宋宴淮不是这样想的,人家是靠自己的实力走到了这一步,他们不说恭喜,起码也没有资格抨击人家。

再说了,从天圣使团的人对明侯爷的绝对臣服就不难看出,她是有实权在手的侯爷,绝非花架子。

宋宴淮欣赏有能力的女子,却没有想到这位女子会是他心心念念的人,突然间她出现在他眼前,他惊喜无措,如同被一个大奖给砸中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直到现在,他都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他眨了眨眼,再次眨眨眼,叶千栀还在他眼前,他这才冷静了一点。

“你认识我家明侯爷?”萧羡书毫不掩饰自己对宋宴淮的不喜,他道:“我家明侯爷人漂亮,能力强,喜欢她的人不胜凡举,想要跟她套近乎的人就更多了,唯一的缺点就是早年间她有过一段婚史,好在那位是个福薄的人,早早就逝世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