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严涛离开后,叶昊走到了邢弘益面前,笑了笑道:“邢老,今晚多谢你及时出手了。”

“如果没有您老的话,恐怕我多少会有一点麻烦了。”

邢弘益哈哈一笑:“叶少,你太客气了。”

“先不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出手是必须的。”

“而且,就算是我不出手,今晚你叶少也不会吃亏的。”

“我这叫做锦上添花。”

显然,邢弘益很清楚,叶昊这样的人,行事一向低调。

如果他连刚刚的场面都应付不了的话,就太过小看他了。

邢蕾此刻则是凑到了叶昊身边,低声道:“叶昊,你真正得感谢的人是我才对!”

“刚刚可是我开的枪,要不然你就被李戾龙的人乱枪打死了!”

叶昊笑了笑道:“可以啊,多谢你了。”

“这样吧,我再多给你放一个月的假,一个月后你再来上班吧。”

“你!”

邢蕾一脸无语。

“小气鬼、喝凉水!”

“我救了你的命,你也不取消赌约,从来没见到你这么小气的男人!”

叶昊眯着眼道:“你想得美,难得有一位大小姐当我的女仆,我干嘛要取消赌约?”

调侃了邢蕾几句之后,叶昊冲着邢弘益笑道:“邢老,我们就不说今晚的事了。”

“还是说说你吧?最近如何?”

邢弘益听到叶昊的话,一脸高兴道:“那就要多谢叶少你出手了。”

“自从你取走了我那阴气之源以后,我的身体日渐好转,最后在家庭医生的调理下,其他病痛也消除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